悅之無端

Carpe Diem
斜線愛好者
歐美、NBA、全職、盜筆
圖文雙棲

[全职] 降温 (周江) 3

To  @柳@CookieBox 
亲爱的好基友我对不起你,说好的江副硬是晕了大半年我看小周杀我的心都有了,现在爬回来更新是代表我真的没忘记这文,实在对不起社会大众XD最后一篇还在生,基友啊可以给你刀别爆头就好其他随你……


 

  • 时间点在第十赛季前

  • 逗比轮回风有

  • 江副体质私设有



3



江波涛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生来就是易中暑的体质,他就是再小心也免不了晕过几次,往往眼前一冒黑点就知道自己又快厥过去了,久了竟也养成淡定的习惯,马上原地坐下等血压稳定后移动至阴凉处等三十分钟,标准的久病成良医。犹记得当年他发小还一脸欠抽的说:

 

『你这小子,生来就是坐办公桌吹冷气的命啊!要在外边跑个几天还不热死你。』

 

当时的他只是笑笑,觉得自己不过是体虚了点,才没那么娇气。但随着年纪增长,这中暑的体质不但不见好转,反而给他带来些困扰。

 

不过恰巧因为这症状让他和队上熟了起来,却是完全意外的收获,江波涛半是无奈半是好笑的想。

 

尤其是和那人,也因此关系越来越近。如果不是那个下午……

 

就在江波涛即将坠入回忆的前一刻,一个熟悉又焦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江……江波涛,醒醒……江波涛!」

 

那声音低沉有磁性,如果放在平常听肯定是很悦耳的,但此刻却显的生硬,似乎还有些慌乱……像是小周的声音,但他为什么用这种语调喊自己?

 

印象中没见过如此慌乱的队长,让江波涛不禁在朦胧的意识中挣扎着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想知道自己是否帮的上忙。带着一股不自知的担忧,他努力睁开双眼,却瞧见某人一起身就将自己扛了起来,剎时间天旋地转,眼前的画面全颠倒了,肚子还嗑在对方肩膀上,让他胃里一阵翻腾。

 

江波涛惊恐的想队长是打算把自己带去哪里?不过不管目的地何在,他的胃可绝对禁不了这趟旅程的折腾。于是他发挥过人意志力硬把吐意忍下,艰辛的开口:

 

「小周,放我下……快放我下来,我快、快吐……」

 

话声方落,那还在移动的人便马上停了下来,看来虽然一句话讲的断断续续,终究是表达了他的意思。只是江波涛还没喘过气,那人又连忙将他放下,幸好这次力道显然轻了许多。

 

「中暑,得去机场。」

 

江波涛闭着眼缓缓不停涌上的恶心感,耳边同时传来周泽楷的声音,对方一边伸手揽过他往自己身上靠,转了个方向替他挡去直射脸庞的阳光。

 


花了几十秒好不容易让呼吸平缓下来,江波涛眨了眨眼,才想起刚刚听到了什么。

 

「没事儿,小周你车还停那儿呢!我过去歇、歇会儿就行……」

 

话没说完,四周就传出此起彼落的惊呼,还间杂着几声快门声。

 

“天啊!那貌似我男神!”

 

“微博呢微博呢!?刚刚那张你发了没有?效率呢?”

 

“扛人也能如此帅气男神我要嫁你!!”

 

“唉呀呀,你看男神那眼神,满满的担心哪……他抱着的那是谁啊?”

 

 

……男神?

 

他们怎么知道小周在这?

 

江波涛此时脑袋还跟胃袋一样翻搅纠结一塌糊涂,听了几句就下意识的抬头一看──

 

不看还好,一看整个人都不好。

 

一开始没来的及看清楚自家队长的装扮,现在抬头第一眼只见那人距离过近的脸庞和冒汗的额头,只是不知是急的还是热的?

重点是:白净的脸上半点伪装也没有。

 

半点伪装也没有。

 

也没有。

 

没˙有。

 

……你的墨镜呢?!口罩呢?!简直是求围观。

 

「去机场。」周泽楷的声音再度响起。

 

听这语气对方恐怕还没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围观的事实呢……大脑仍旧过热的江副队呆呆的开口:「你的口罩呢?」

 

「掉了。去机场。」

 

「你墨镜也掉了?」

 

那人偏脸随意点了一下示意自己的口袋,眼神还是牢牢的锁在江波涛脸上:「收了。去机场。」

 

「你……」

 

「去机场。」

 

「……」

 

眼看这人似乎一心想把自己扛进机场,江波涛叹了口气,心中那温暖又有点无奈的感觉让他想起数年前那个下午,自己也是被这份不容分说的气势说服,糊里糊涂就答应了那不算约定的约定。除了父母之外还能有对自己如此上心的人,说不感动绝对是骗人的,可感动归感动,他没忘了自己今天冒着大太阳来机场是为了什么。

 

该做的事还是得做好。

 

「不去机场,你车上那空调也挺凉快的。」感觉力气也回来些了,江波涛恢复平时冷静的笑容轻拍周泽楷还扶着自己的手臂。

 

而这个姿态和语气通常代表着不容旁人拒绝的笃定。

 

「……」手没放开,眉头也紧皱着。但从眼神看的出周泽楷在挣扎下态度似乎有逐渐软化的迹象。江波涛忙再加把劲:

 

「车子比机场近的多。尽快上路我们也能早点回俱乐部。」

 

一边说着,江波涛扶着周泽楷的肩膀就要起身,却在施力前突然被横过腋下的手臂托住。一顶帽子盖上他的脑袋,江波涛来不及反应便被扶好站起,由于那半扶半抱的姿势,他几乎有大半身子是倚在周泽楷身上,而那只大手还牢牢搭在他身上将他禁锢住。

 

好热……

 

隔着大衣也能感觉对方身上的热度,江波涛不禁一楞。他觉得脸上的温度又莫名上升了好几度。

 

下一秒,他听见周泽楷用沉稳却带着一点恳求的声音向围观的粉丝们发话:

 

「他,不舒服……请让让,好吗?」

 

江波涛用手微微掀起眼前的帽沿,惊讶的看到刚刚聚成一团的妹子们立马自动自发让开,宛如摩西分红海一般,惊喜又纠结的看着轮回队长从他们身边走过。

 

别说妹子纠结,他也很纠结。以往都是自己担任的开路角色现在由周泽楷做起来却一点违和感也没有!果然人帅就是不一样……

 

周泽楷小小声的又转头说了声谢谢,然后用着外表察觉不出的健壮臂膀将江波涛半拖行的带回车边,打开门用最轻柔的动作把人送上副驾,随后自己发动引擎让车子滑出车道,朝着回俱乐部的路开了出去。

 

车速并不快,江波涛还没从刚才的状况中回神,只是斜靠着被放低的椅背,然后看着周泽楷一边留意路况一边调整车里的空调,还细心的把风口避开副座。等一连串动作做完,周泽楷像是注意到旁边的视线,打了方向灯转弯进入较为空旷的省道,有些犹豫的偏头看他:

 

「……不舒服?」

 

「没。只是想着来接人却出了这事,这下谁接谁都弄不清了。」如果被经理知道免不了为了偷跑被念上好一阵。江波涛突然不那么想回去了。

 

「……」

 

只是分心飘来的一个眼神,江波涛就看出了驾驶眼里的疑惑、斥责与担忧,忍不住轻笑:「别这样。我可是提前来找你讨论战术的!你不在的时候我每天都乖乖午睡。」

 

周泽楷挑了挑眉,没说话。

 

「没骗你!今天公交车被施工堵在了路口,我只得走过来。」面对难得的挑衅,江波涛忍不住多说两句为自己辩白。

 

「……约定。」

 

江波涛一楞,转头却看周泽楷一脸平静,好像那个微带埋怨的语气不是他说的一样。再想想那句话的意思,忍不住失笑。

 

「那行,你说该怎么办?」想想自己也实在无奈,又小声嘟嚷着:「为了接你偷偷摸摸还血压飙高我容易吗我……」

 

江波涛带着小小报复心态蹂躏着手中的帽子,此时头上却传来意外的温度与重量。江波涛眼睛微微睁大向上瞄了瞄,手的主人却没收回的意思,自顾自揉了揉他的头发。

 

听见对方为了自己特地出门,周泽楷心情不自觉的转好。

 

「谢谢。」

 

尽管还是心疼对方拿身子冒险,但更多的,是感动和想保护对方的冲动。

 

笑了笑不说话,江波涛这才发现眼前景色有些陌生,「小周,我们这是去哪?」看这方向不是往俱乐部啊?

 

闻言,周泽楷只是安抚性的又拍了拍他的头,然后收回手打档转向:「睡,放心。」

 

眼看小周完全没有告诉自己的意思,江波涛也只好抱着随遇而安的精神闭眼养神。只是在他再次沉沉睡去之际,感觉嘴角似乎有个暖暖的温度靠近,轻轻的,几乎像是幻觉。

 



TBC.




------------------------------------------------------------------




顺道纪录一下,这篇文的BGM,在我眼里很符合小周的心境:

 

在你身边

作词:韦礼安

作曲:韦礼安

 

每一天 每一夜 交错的时空

每一分 每一秒 不安的等候

怎么说 怎么做 怎么用尽我所有线索

让你懂 让你收到我的求救

 

许多话 说不出口 文字让人更加迷惑

乞求上帝 帮助我 一个拥抱就足够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是我 握着你是我的手

在我面前的是你的笑容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 在我面前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是我

 

每一天 每一夜 期待又落空

每一分 每一秒 都是种错过

怎么说 怎么做 怎么用尽我所有理由

让你懂 让你收到我的内疚

 

许多话 说不出口 文字让我更加笨拙

乞求上帝 帮助我 沉默不是因为冷漠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是我 握着你是我的手

在我面前的是你的笑容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 在我面前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是我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伸出手就能把我拉出深渊

在你身边 的每一天 我的爱不会再蜿蜒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是我 握着你是我的手

在我面前的是你的笑容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 在我面前

多希望 在你身边的是我



评论(3)

热度(32)

©悅之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