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之無端

Carpe Diem
斜線愛好者
歐美、NBA、全職、盜筆
圖文雙棲

一天又平安的过去了,感谢保姆的努力!(韩叶)

這是from柳子 @柳@CookieBox 的韓葉文,萬分感謝,柳子我愛你~~~~~~~~~~~

柳@CookieBox:

*OOC可能

 

*吴雪峰结婚设定


*暗藏双花、方王

 

*看题目就知道作者有病


==============================


 

 

我要结婚了。

 

闪烁在屏幕上的几个字让叶修惊愕的烟管差点滑下嘴角。

 

吴雪峰退役后旅居海外,便没再有什么消息。电竞选手毕竟不是什么影视明星,息影后偶尔还会被偷拍几张照片,给世人品头论足一番,看看身材有没走样云云。电竞选手最能煽动起群众热情的,大约也只有在驰骋赛场之时了,更何况是这位未得到应有评价的选手。

 

私底下,叶修与吴雪峰也没有什么联络,想不到再次得到吴雪峰的讯息时,竟会是婚礼邀请。顺手点开收件人名单,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让他不禁勾起笑,看来这位昔日的队友借着结婚的名义,还顺道办起了退役选手联谊会了。

 

「老韩。」

 

韩文清放下杂志,半弯着身自叶修身后望向屏幕。

 

「去吗?」叶修半侧着脸,指了指屏幕一处,带着笑意说:「欢迎携伴参加。」

 

韩文清冷哼一声,伸手指了指收件人名单中自己的邮件地址。

 

「不如我带你去吧。」

 

其实,按结果论而言,确实也比较接近是由韩文清带叶修出国。一直到出国的前一天晚上,叶修还是全无收拾行李的意思,直到韩文清忍不住把他从计算机椅上拽下来。

 

接下来,从报到、托运、安检,到登机,皆是韩文清一路拎着叶修完成。

 

我看叶修在家闭上眼,什么都不用做,睁开眼也会在目的地。

 

转机时,和两人会合的魏琛面色不善地如是说。

 

事实上,魏琛脸色差的原因不仅是如此,毕竟他早已习惯叶修这个样子,他最受不了的是韩文清和叶修那副并不特别亲昵,卻总是无意识显露出来的默契和小动作。总之,他真是无比后悔和现充搭同班飞机。

 

无论如何,三人还是抵达了法国。吴雪峰的婚礼举办在南法的一家酒庄里,新娘正是酒庄的女儿,他们也被安排住在酒庄内。

 

两人一间房。

 

吴雪峰这么一宣布,魏琛稍缓的脸色立刻又沉了下去,他左看看叶修与韩文清,右看看早了一些抵达的孙哲平和张佳乐,果断一把拉住刚到目的地,还没完全弄清状况的方士谦,期望治疗之神能挽救一下他被现充拉低的血线。

 

虽然这个期望在方士谦打电话给王杰希的那刻起便消灭殆尽。

 

 

 

 

隔天一早,韩文清连拖带拉地揪着到国外还想着打荣耀的叶修到酒庄内的游泳池畔。过了三十岁之后新陈代谢明显变慢,叶修那超不健康的作息实在让韩文清怎么看怎么扎眼。拉他去晨跑顺便看看南法风光也推三阻四的,说什么天气热中暑了不好参加婚礼云云。

 

很好,天气热,那游泳没话说了吧?

 

「老韩,我对氯过敏。」

 

「少废话。」韩文清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

 

但叶修这次不知为何的竟铁了心,死活就是不肯下水,莫可奈何的韩文清只好放弃,独自下水。

 

酒庄里的游泳池是露天的,阳光洒落在水面,浮光闪烁。叶修坐在池畔,看着韩文清一趟接着一趟地游着,浮出水面时,水珠沿着肌理滑落,在精实的背脊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啧啧,宅男这身材不科学啊。

 

正当叶修半瞇着眼,明目张胆地盯着韩文清的背肌之时,韩文清忽然停了下来,拉下泳镜,揉了揉眼睛,却仍是一副睁不开眼的样子,看来像是泳镜进了水。他向叶修招了招手,示意叶修把毛巾拿给他。

 

叶修慢吞吞的在泳池边缘蹲下,伸手将毛巾递了过去,没想到韩文清大掌一抓,不仅抽走了毛巾,还顺带扯到了他当作外套穿的衬衫的袖子。

 

湿滑的地板、几乎被磨平的拖鞋底、随便的蹲姿──

 

结果就是连卧槽都还来不及发音完毕,整个人便已摔入水中。

 

韩文清只感觉到叶修摔落在他面前,还没弄清楚状况,就被一股强大的拉力给扯入水里。一阵水花四溅、兵荒马乱之后,韩文清好不容易在被当作救命浮木紧紧攀着的情况下,重新稳住身子。

 

「老韩,要我下水也用不着这样吧?」

 

「……这泳池最深一百八十公分,现在只在水道的三分之一处。」

 

闻言,叶修突然想起自己方才呛了几口水,一边咳嗽,一边松手自己站好。

 

关于叶修怕水这事,可追溯到即使光着屁股满街跑,也不会有人报案的小正太时期。那日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小叶修在泳池边跑呀跑,小叶秋也在泳池边跑呀跑,小叶修推了小叶秋一把,小叶秋拉了小叶修一下,小叶修跌进水里,小叶秋摔进水中。还好保姆实时将两人拎起,否则荣耀就少了一个传说,卖胃药给公会长的药厂说不准也会倒掉几家,没出大事真是可喜可贺。

 

总而言之,若不是因为小时候的阴影,谁会想到在千波湖把自己弄得像尼斯湖水怪似的人,其实不会游泳呢?

 

「老韩,想笑就笑吧,憋着伤身。」

 

 

 

 

叶秋忽然背脊一凉,觉得好像有什么黑历史被挖了出来。

 

 

 

 

「老魏,你或方士谦有多的衬衫吗?我的湿掉了。」

 

魏琛脸色登时黑胜张飞。

 

「一大早的叶不羞你羞不羞啊!?」

 

 

 

 

花架下,新人正许下誓言。吴雪峰牵着新娘的手,一贯的温厚笑容中,多了些许柔情。双方的亲友不分国籍,无论听不听得懂誓词,皆挂着温暖的笑容,专注地聆听着两人对彼此的情意及承诺。

 

幸福洋溢。

 

虽然老套,但似乎也找不到更适合这氛围的形容词了。

 

「我说,老韩你该不会也被感动了吧?」

 

叶修半开玩笑地用手肘顶了顶韩文清。誓词结束后,韩文清的视线仍然没有离开正忙着和宾客寒暄的新人身上,还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叶修用下巴指了指那些围在新娘身旁,满脸羡慕的新娘亲友。

 

「怎么?跟那些小姑娘一样,恨不得立刻结婚?」

 

韩文清罕见地没有送叶修一记白眼,只是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叶修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还来不及发难,韩文清便已抢先开口:

 

「是。」

 

叶修睁大眼,双唇无声地几次开阖,最后竟是笑出声来。

 

「好啊老韩,戒指带钻吗?几克拉啊?」

 

「闭嘴。」

 

韩文清骂道,嘴角微扬。

 

 

 

 

「我都要红血了,治疗之神你不能想想办法吗?」站在不远处的术士表示心累。

 

「吴副队,管管你家队长。」治疗之神拍了拍身旁的气功师。

 

「今天不是我结婚吗?」应该是新郎的气功师无奈地笑了笑。

 

 

 

「老韩,那个假装扫地的是郭明宇吧!」





END.

===========================

 @悅之無端 在恩愛問券裡點的韓葉,指定橋段是不會游泳

克制文藝腔之後怎麼只剩腦洞了,對不起啊老包<流淚




评论

热度(79)

©悅之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