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之無端

Carpe Diem
斜線愛好者
歐美、NBA、全職、盜筆
圖文雙棲

[原創] Lacrimosa (Vamp文)

    你知道已經來不及了。在你看見滿室開滿血色煙花的當時。

    原先預計的一切變了調,突如其來的偷襲讓你錯過了離開的時機,在黑暗攫走你意識之前,心心念念的,仍是那個因為你的承諾而流淚的”孩子”。是的,他對你來說就是個孩子,血液中傳承上千年的天譴,除了一再親眼見證所愛死去,你無能挽回任何生命甚至連自戕也不行,所以,那孩子的手,你始終無法牽起。

 

#   

    “不要,求求您,別連他也奪去。”在牢房中你哀求著。

    “我親愛的莫爾,這是我們的宿命。”

    “不……不行!他是那麼相信上帝……”

    “果然是我忠心的狗,你掌握了重點。”男人順手拔起深埋你胸前的刀,以舌舐過刀上的血。

    ”這正是我選擇他的原因。

    最終的祈求,被踐踏在地。


#

    

    當你克服一切困難來到教堂前的廣場時,被血模糊了的雙眼看見了往日的同伴,曾經親切熟悉的笑容依舊,不同的,是彼此的武器今日卻向著對方。明白這天終究會到來,卻還是不勝唏噓。風捲起你沾滿血漬的衣袖,當飄葉落地,那是開戰的訊息。

    「太天真了!莫爾。你以為你真能背叛Father嗎?」他的刀狠狠劃過你額際,卻在千鈞一髮之際被閃過。

    「我不能,但我必須。」你出手已不如當初俐落,身上無數的傷口挑戰著意志。

    「……這可是你說的。」他的眼神一凜,像是終於下定決心。

    但你想是錯覺吧!為何他眼角會有淚光?怎麼可能?

    白熱化的戰鬥似乎即將進入尾聲,為了那孩子,就是竭盡最後一絲力氣也不能放棄,你看準時機發動最後一擊——

    卻輕易穿越了他的頸。

    他的口中溢出血沫,「儀式還……還沒完成,現在……還來的及……快去吧,你這混蛋……」曾經一起歡笑一起悲傷一起憤怒的臉流露出一絲苦笑,還有對你不變的暱稱——

 

    “莫爾!你還真是個我最喜歡的混蛋耶!”

 

    除非被十字架貫穿心臟或是被自己手上拿的銀劍貫穿頸項,否則將擁有不變的永生……他知道,但他將”殺死他的殊榮”留給了你。

    風吹過臉頰,你感到冰涼,抬手卻摸不到錯以為會流下的淚,是了,就連宣洩的權利,上帝也已奪去。

    

    當你踏進昏暗的教堂大廳,濃厚血味幾乎奪去你的呼吸。但眼前一切卻顛覆了你的邏輯——宛若破敗玩偶般的屍體鋪滿一地,極盡扭曲與血腥的畫料拼組成一幅超脫現實的地獄風景,就連四周光彩絢爛的彩繪窗面也難逃被染成刺目緋紅色的命運。

    「殺……殺人……我……殺了好多人」一抹紅色身影呆立於大廳正中央,口中喃喃自語,原本白皙的臉龐和衣著而今凝結了大片的血漬。

    看著那孩子手中抓著的,竟是王者的頭,你意識到這一切必定出乎了主宰者的算計。於是,心機用盡,還是無法違背上帝詛咒的宿命,卻扼殺了一個孩子的未來、枉費了全城的人祭、甚至賠上了自己的性命。但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現在,你只想知道那孩子好不好,有沒有受傷?Father有沒有為了達到目的逼他做出什麼犧牲?他是不是嚇壞了?他是否還清醒著……這所有的疑問在他跌跌撞撞的跑向前抱住你的時候只能化為一聲聲沉痛的歉語: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你道歉的同時卻發現他放聲的哭喊竟看不見任何淚滴,你立刻明白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吸血鬼?那我會變得怎樣?”小小的你抬頭望著曾經溫柔牽著你的手的Father問道。

    “吸血鬼……和一般人有些不同,”Father頓了頓,又接下去”但,也不是那麼不一樣……”

    “是會讓其他人不想跟我玩的那種不一樣嗎?”你皺起眉頭天真的問。

    握住的手又緊了幾分,他露出淺淺的笑揉亂你淡栗色的髮“傻孩子,吸血鬼只要不咬人就不會有傷害。我說的不一樣,是指我們不需要睡眠、不用吃東西、可以活很久很久。”

    “哇!那聽起來好好喔!大家應該都想當吸血鬼對不對?”

    “也是有不好的地方......像是活得太久,會失去很多重要的東西;傷心難過時,我們也流不出眼淚;不會受傷,但也不可以碰到銀十字架……”一陣短暫的沉默,Father再度低頭笑著對你說:”反正啊!莫爾不用擔心這麼多啦!Father我可是最強的吸血鬼呢!可以保護你的……”



    往事浮現眼前,你明白自己懷裡的他已經被迫背負起和你一樣的命運,然而望著遠方靜靜躺在血泊中的頭顱,你卻無法給予任何的責難或憤恨......不論是一開始要保護你的誓言、還是曾經答應過族人要安分遠離俗世創建王國的宏願、又或是曾經信誓旦旦說過不會利用人民為惡的信約,在所有的所有都被毀棄的此刻,你依然無法恨他,或許,這也是血的詛咒之一吧。

    「希恩,你願意聽我說嗎?」你清楚感覺到懷中人兒強烈一顫。你了解這是因為自己第一次稱呼他的名而非疏遠的姓。

    「這場儀式已經失敗了,因為你結束了主祭者的性命,」一聽見這句話,眼前的人又開始不停的顫抖,你感到十分不忍「但這不是你的錯,全都不是,」你捧著他的臉頰直視那蔚藍的雙眼「你已經盡力了我知道,你做得很好。但現在,你已經不是一般的人類了,你是一個吸血鬼。」擔憂而小心翼翼的告訴他真相,你害怕對方會不會因此而慌亂失措。但他只是將手附在你的手上,凝望著你:

    「我知道……那我會變得怎樣?」

    你幾乎將從前的自己重疊在他身上,但你知道,他不是你,你更不會是那個已經無法守住約定的人,你能做的,就只剩下……

    「吸血鬼不需要睡眠、飲食,但必須不定時的攝取血液,我們不怕受傷,但心臟與頭頸是死穴,我們不會死,所以必須一直孤獨的活著。你聽了之後還願意當吸血鬼嗎?如果不願意,那你還有後悔的機會,只要在日落前殺了我,吸乾我的血,這詛咒就可以解除……」將銀劍交給希恩,你比著自己的脖子認真的看著他。

    「然後……你就可以自由,像以前一樣……」這樣,一切就結束了……

    「 啪!」突如其來的巴掌幾乎讓你反應不過來。你看著他用力將銀劍擲往很遠很遠的彼方,激動的大吼:

    「然後?然後你就會知道失去你的我,跟死了沒兩樣!你到現在還想著要丟下我?我就這麼……就這麼令你無法忍受?」說到最後根本是無淚的泣不成聲。

    「我、我不是……」

    「兩個人,不是……比一個人更容易走下去嗎?」他緊緊抓住你的衣袖說著,看著他哭泣的臉,這一霎那你忽然想通了Father執迷不悟的原因何在。

 

    正因為稀少,所以,不想再犧牲任何一個同伴。

    所以寧可泯滅良心利用上帝的子民向神爭鬥,也不肯放任族人自相殘殺。

    

    因為,已經被上帝放棄的我們,只剩下自己一人而已。

    

    然而,回到人類的世界,他真的會幸福嗎?

    你反問自己,捨得讓他成為唯一變回人類的”孤獨一人”嗎?

    其實答案很明顯。

    你緊緊回抱住那孩子……不,現在是那”唯一的伴侶”。你允許自己許下了一個會永遠遵守的誓言:

    「那麼,到死之前,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

     「……恩。」簡單而微弱的單音,但你查覺到其中的笑意。

 

    既然一切已經無法挽回,同時再也沒有任何的束縛和苦痛,就讓這世界上唯一……不,唯二的你們,用自己希望的方式活下去吧。

    你說,是吧?

 

 

 

 

 

 

*『我所在的這個血染的世界
    我仍想不顧一切地將它深深眷戀
    與其等待被寬恕我願意選擇寬容與信任
    默數在這失去純潔的大地上度過的落淚之日』

                             —Kalafina《Lacrimosa》


评论

热度(1)

©悅之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