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之無端

Carpe Diem
斜線愛好者
歐美、NBA、全職、盜筆
圖文雙棲

[艋舺] Crashes star (佑龍)

Crashes star  (佑龍)    

 

 

我撒了一個嚴重的謊。

我說我想保住廟口,其實那是騙人的。

天大地大,我只想保你一個,



只有你,李志龍


 

 

 

 



"你誰啊,這樣站在門口很礙眼耶!"


那是你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當我奉我爸的命令去幫GETA老大跑腿的時候,遇見一群正在揮刀相向的混混,隨著聲音的變大,我明白他們正在逼近,雙腳卻不爭氣的黏在人家店門口。我看著眼前這群人,哪個臉上又挨了一拳,哪個又被卸下一隻手臂,以往聽長輩說過的幹架在眼前上演,那畫面太血腥,以至於腦中一片空白情況下,我忘了要怎麼避開。



突然一隻手把我狠狠推進店裡,我跌坐在地,手上要交給"太子"的午餐隨著盒子的匡噹一聲,被撞開飛散一地。我看著滿地瘡痍,先是懵了,然後一把火燒了上來。

"你幹麻啊你!"

逆著光,我向連臉都看不清楚的身影大聲叫罵,但是我坐著對方站著的姿勢,就讓氣勢弱上一截。正想起身抓住他的領子,卻被搶先執住我衣領的手給拉了個踉蹌。

"不然你是在哭腰啥啦!外面人家在幹架幹那麼大,你站在那是等人過來砍你喔!"震耳欲聾的大吼讓我一陣失神,現在是什麼情況,這人推我還朝我發飆?

偏頭看見被他關起的店門及門邊臉色難看的老闆,我腦中一瞬間閃過了什麼。

"有沒有聽到啦?你是傻子喔!"那人還在大吼。

"你是在救我喔?"我愣愣的回問。

"不......不然我吃飽太閒進來賣女人衣服的店要做啥啦!"只見那人頓了一下,用更大的嗓門更快的速度說著。

這時我才真正看清楚眼前人的樣子。白皙的皮膚,深邃的五官,個子看起來似乎比我還小,微瞇的雙眼此刻因為發怒而睜得老大。

好......好漂亮,好像女生。
可他的髮型他的動作他的穿著都告訴我--這"應該"是個男的。

"喔,謝謝!"應該是對方長相的關係吧,我方才的怒氣突然煙消雲散,感謝的話不自覺的就說了出來。

看著他臉上先呆愣後扭曲再放鬆最後像是難為情的說了聲沒什麼啦的一連串怪異表情,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人還不錯嘛這傢伙,我心中暗自想著。







這時一聲大叫喚回我的意識:"你們這兩個小鬼,把別人的店當什麼啊!"

老闆娘從店裡頭衝了過來,我這才想起散落一地的便當。

死了!那是"太子"的午餐啊!GETA老大還特別囑咐我要盯著他家那玩瘋了的死小子把飯菜一口一口嗑掉,這下好了,我看不用老大出手我爸也會把我一棍一棍的打到掛掉。



或許是我表情太過驚悚,身旁的那人突然一把抓起我的手朝外跑去,一面跑還一面回頭大喊:

"頭家歹勢啦!下次你到廟口拜拜的時候我叫我爸不要收你的香油錢啦!"

"幹你娘的臭小子麥造!"後面老闆娘居然追了出來,"你爸是誰我聽你在放屁!"

只見前面纖細的身軀加快了腳步,然後用更有力的聲音吼著:





"大家攏叫我爸'GETA'啦!!"







......GETA?

他說他爸是GETA?

那瞬間我意識又空白了,沒想到這個看來沒幾筋肉,又瘦又白又長的像女孩子的,居然是我心目中應該很厲害的"太子"?

不會吧......






就這麼一路從原本他拉著我跑,到後來我發揮全力反過來拉著他跑,我和這個素昧平生的傢伙不知目的地狂奔著,跑著跑著他忽然大叫:


"你要去哪啦?這邊啦!"說著把我拉往另一條小路。


最後停在堤防邊的橋墩下,我們倆大聲的喘氣,然後脫力的躺在地上。不知不覺我心中對於打翻便當的擔心全都消散,反而有種淋漓盡致的痛快。真是......太刺激了!

我轉頭看著倒在離我不遠地上的他,正好對上他的眼光。

"太子?"

"......啊?"

"你就是太子嗎?GETA老大的兒子?"

只見他彎起嘴角露出燦爛的笑容一面坐起身來:
"別人怎麼叫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我叫李志龍啦!"他拍了拍沾滿草屑的褲腳站起來,然後對我伸出手:
"你真的很呆欸,下次看到別人在幹架要記得閃遠一點啦!"

"......我知道啦。"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握住了他的手,看不出來他這麼瘦小,力氣卻有夠大的。

"喔......剛才好險跑的快,看你呆呆的,想不到跑的蠻快的!"

聽到剛才二字,我想起了這件事應該要跟眼前的李志龍--我要找的太子說一下。

"剛剛摔掉的......是你的便當。"

"啊?"

"我說,剛剛那個便當是GETA老大要我拿給你的。"我看著他心裡有點無奈,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如果是責難的話......

"真的喔!啊死那整個都害了了(台語壞光光)啊!"他一副沉思的樣子,然後突然走過來拍我的肩膀"欸你叫什麼名字?"

我覺得奇怪但還是馬上回答:"何天佑。"

"好!你就算是我兄弟了!"見他自顧自的說道,我嚇一大跳,這麼簡單就變兄弟喔!

"記得喔!這個便當是我們兩個的秘密喔!我爸問你就說我有吃,不然你跟我都會被修理喔!"

明明兩個都是孩子,看他一臉認真的叮嚀我,實在有點好笑。

但或許是害怕處罰的心理作用吧--我後來想過,也說不定是陽光下他的側臉真的很好看,
我只好給面子的憋著笑點頭。

"嗯。我知道啦!"

"好啦,現在陪我去教訓破厝那幾個胖子,竟然敢打我罩的人。"
"啊?可是我......"
"走啦走啦......"

我最後是半強迫的被拉走了。

但我沒預料到,未來的日子裡,跟著他,會成為我最想做......


也最重要的事。


END



评论(3)

热度(15)

©悅之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