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之無端

Carpe Diem
斜線愛好者
歐美、NBA、全職、盜筆
圖文雙棲

[MS] 你、我、 101 :)

短篇完結




    怪獸今天很奇怪。

    怪獸今天都沒什麼表情很奇怪。

    怪獸今天沒表情的一直避開他,還把瑪莎推來陪自己說話真的很奇怪。

 

    阿信不滿的咬了口奶油鯛魚燒,在心底第二十七次念著。看著大家忙著準備上台的器材,冠佑還在跟他那套新鼓奮鬥,石頭抱著小石頭不知道跟狗狗在舞台邊說什麼,兩個人不時會心一笑,然後被小石頭隨意揮舞的水槍打到而中斷。

 

    「欸……」

瑪莎停下手邊工作,看到在自己後方拖長音的主唱。

    「瑪莎,你說怪獸現在在幹嘛啊……」怨念深到簡直就快直接暴走的阿信,拿著怪獸女兒的爪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打著瑪莎的貝斯。

    「夭壽喔陳信宏!你去準備自己的部分啦!」一把抓起貝斯,瑪莎不爽得踢踢主唱大人的腳。「怪獸不是在對音箱的狀況嘛……啊你是怎樣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還不都是那個可惡的溫禽獸!

    白了瑪莎一眼,阿信索性閉上嘴轉身背對眾人繼續玩著暴力熊的爪子。

    「欸,你是哪來的深宮怨婦啊?人都還沒嫁過去就……啊幹我的頭!」瑪莎捂著後腦勺幾乎飆出淚的看著地上的兇器——迷你版的暴力熊。

    「哼!」阿信起身恨恨的再踩了瑪莎一腳。「誰要嫁給他啊!」說完踏著飛快腳步離開後台,可憐的瑪莎還在哀悼自己的腳……

    「媽的咧……幫人家談戀愛還被賞豬蹄,天地良心啊……」

 

    整場跨年晚會的氣氛超嗨,台下依舊擠滿了想一賭咩爹風采的歌迷們,為了不負眾望,所有人也拿出十二萬分的活力迎接新年的第一刻。當煙火亮起,阿信下意識的回頭尋找人群中那個熟悉的身影,果不其然發現,那張堅毅的側臉在自己左方凝視著眼前的花火。

    他記得,不論經過多少個跨年,不論看著哪一場花火,怪獸幾乎都在自己身邊,那雙明亮而沉穩的眼眸,總會在煙火綻放當下睜大緊緊盯著,然後在氣氛達到高潮那刻轉向自己瞇成彎月的形狀,伴隨一句:”欸,新年快樂!”

    阿信眷戀的看著,卻在想到對方今天的態度時微微紅了眼眶。

    不是聽說只有”七年之癢”嗎?難道已經十來年的他們也有類似的魔咒?

 

    「欸。」

    在煙火燃燒了不知是該死的四十秒還是該死的一百四十秒時,有聲音從左側傳來。

    這是今晚怪獸對他說的第一個字。明明簡單到幾乎是貧瘠甚至稱不上是個句子,阿信心頭卻閃過一絲驚喜,當然,更多的是憤怒與委屈。

    假裝沒聽到的他偷偷把頭撇開抹去眼角水氣,一面暗自唾棄自己的不爭氣,這種情況還有什麼好高興的。卻在回頭時發現怪獸已緊緊握住自己的手,像往常一樣熾熱……不,甚至比往常還熱的掌心燙的他直想縮手。

    「幹嘛。」不是一直不理我嗎?怎麼突然想開了?

    似乎是聽見這聲充滿委屈和淡淡鼻音的回覆,怪獸改用十指交扣的方式不著痕跡的將阿信往自己這邊再拉近一些。

    「哭了喔。」一隻手溫柔的扶上阿信的臉,卻只讓阿信感到更加滿腹委屈。

    「你……」正想質問戀人今天反常的態度,下顎卻突然被捏住往上抬:

    「快看!」

    來不及反應,阿信直覺順著怪獸示意的方向,朝那正綻放唯美璀璨煙花的第一高樓望去,然後在四周此起彼落的驚呼與尖叫聲中用力摀住自己的嘴。

 

    『MARRY ME

          ¶ SHIN』

    

    耀眼奪目,幾個簡單字母映於樓體上也同時撞進他心上。

    阿信先是睜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然後慢慢的,他感覺身邊似乎莫名安靜下來,在他耳裡,只剩下自己急促的心跳,一下、又一下。

    方才眼眶裡的淚尚未乾,在視線矇矓中,阿信什麼也看不清、聽不見,只知道團員突然一擁而上包圍住自己和怪獸兩人,然後眼前正得意微笑的男人輕踮腳尖,用著比剛剛還熱的手按住他的後腦勺狠狠吻他,呼吸的空檔還說了句:「和拎北在一起,願不願意?」

 

    魔咒什麼的通通給我去死——阿信事後形容當下腦中只閃過這句話。

    至於之後,拜託,這還用說?看看右手已經戴上戒指的阿信,「沒想到我居然鬼使神差下就傻傻點頭了……有夠笨……」

 

    遠方,正在廚房的團長聞言痞痞的笑了下,讓那小笨蛋怎麼想都無所謂,反正這下子都把人拐回家了,其他的事,就用未來的未來,一輩子去慢慢解決吧!



END

评论

热度(2)

©悅之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