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之無端

Carpe Diem
斜線愛好者
歐美、NBA、全職、盜筆
圖文雙棲

[網王]Wait (真幸)

超久久到我都忘記有它的的真幸文XDDD


-----------------------------------------------------------------------------



天邊的霞彩染出一室晶燦的赭紅,不知不覺間時針也隨落日降至水平面下,牆上木窗的鵝黃小小身影不時探頭探腦,彷彿迫不及待出身鳴時而後下班休憩一樣。

 

“......柳,你這鐘該換了。”銀白色的髮也染上夕色,鮮紅欲滴像是一抹張揚的火焰。

 

“別這樣,那不是很可愛嗎?”微捲的藍髮輕搖,偏頭表示不認同。

 

“呵呵……”聽著好友們的碎語,一向冷靜的店主人只是微哂,將手上最後一個調整完畢的咕咕鐘放到它的同伴身邊。”……柳生今天再度加班的機率,是98%?”

 

聽見這樣明顯的調侃,仁王不屑的笑笑:

 

“哼!那傢伙有本事就繼續加,加到死算了,本大爺難道還欠他帶路才知道怎麼回家嗎?嗯?”

 

……可惜話語中的不甘心不只沒達到恫嚇的效果,倒有朝嗔怨發展的趨勢。

 

“呵呵……我看你不是缺個領路人,是缺個駝夫兼僕人吧!”

柳蓮二收拾著桌上的工具,嘴巴也一刻不閒的與仁王抬槓。

“哼,他也就只配當個僕人而已……”

 

五年了,當初最早搬出公寓的柳生和仁王,現在時不時會到這間小小的簡餐店串門子,而留下來成為店員的幸村,也就有幸日復一日看著這小兩口鬥嘴,間或加上柳和赤也的插花。

 

“話說回來,今天副長不用來接你嗎?”仁王伸手接過幸村剛收回來的杯子,起身俐落的疊進水槽。

 

柳望了望外邊逐漸黯下的天色,也不著痕跡的皺眉:“他很少這個時間還沒出現啊……”

這麼多年,當初立海網球部的大家還是改不了稱呼幸村、真田為正副部長的習慣,尤其是赤也,想不到當年最為叛逆任性的後輩,如今倒將這點分際一絲不苟的牢記著。

 

“應該是公事在身吧!畢竟為了最近的明星選拔賽,他們單位提出的企畫案實在多得嚇人。”幸村想起上禮拜戀人一回家看見床鋪就昏睡過去的”壯舉”,也不禁暗自抱怨起這公司近乎不人道的繁重業務。

 

但一方面他也知道,[好,還要更好]不僅僅是那人掛在嘴上的標語而已,如同自己當年誓言回到球場上的決心,那堅毅的身影也是不由分說的貫徹理念,絲毫不敢有半點鬆懈。

 

這樣的努力,不只他,眾人都看在眼裡,也因此他的攀升也比預期來的快得多,沒兩年,已經到了一方統領的地位。

 

向成功邁進,自然是值得欣喜的,但有得必有失,犧牲的,則是兩人難得的相處時光。就連今天的紀念日,幸村也不敢提起,畢竟看著戀人未了工作心力交瘁的模樣,自己哪捨得再多給他壓力。只是……

 

擺弄著手中點餐的蠟筆,幸村臉上的笑容不變,卻多了抹落寞和無奈。

 

有多久沒有回立海打球了呢?

 

那樣歡樂的時光,現在好像變成一種奢求了呢……

 

叮鈴——

 

“啊!歡迎光——!!”聽見開門聲,直覺正要起身回頭招呼的幸村,卻被一片藍色光影給眩了眼。更令他驚訝的是,那大片藍色後面那通紅的臉龐。

 

“抱歉!為了準備這東西來晚了。”推了推眼鏡走到櫃台邊,柳生維持一貫作風,言簡意賅說明現在的情況。

 

“這,這是……”仁王瞠眼盯著前方那束恐怕要兩個大男人合抱才能圍住的藍玫瑰花束。

 

“這種色澤,調貨也要花不少工夫吧!”柳一手抱胸,另一手撫著下巴推測,難得的睜眼,饒富趣味的盯著眼前這個應該是木訥不懂風趣的男人。

 

幸村沒那心力聽周圍人在說什麼,就只是這麼專注的看著嬌豔的玫瑰叢——或該說是玫瑰叢後面的那個人。

 

“咳、咳,我……”不自在的轉頭清了清喉嚨,真田弦一郎,網球界的皇帝,職場上的王者,此刻正絞盡腦汁,企圖克服窘迫,對當前的狀況做解釋。

“精市……你,今天,那個……我……”

 

“嗯,你說,我在聽。”

 

溫柔的笑靨,將美麗的白皙臉旁襯的越發動人,真田短暫的失神,最後在幸村鼓勵的眼神下,深吸一口氣,快速講完:

 

“今天,是你拿下全國高中聯賽冠軍的日子,我推了工作,一起慶祝。”

 

說完,再也無法控制的滿臉通紅,真田將手上的花遞向前。

 

“喔喔,木頭也有磨成金石的一天啊……”擠眉弄眼的仁王臉上露出促狹的笑容,卻在自家另一半摟上自己的腰時恢復方才一副將怒未怒的表情:”所以你是為

了幫副長買這禮物才搞失蹤?”

“不是[搞失蹤],我前幾天真的加班。”嘴上冷冷,手上撫弄愛人髮絲的力道倒是溫柔萬分。

“真的?不是藉機和公司的小花小草以加班之名行應酬之實?”

“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無視一旁已然鬥起嘴來的一對,柳大步跨出櫃台,悄然解下自家部長的圍裙,再把包包塞進幸村手上,然後將站在原地臉紅的兩人推出店門,”去吧去吧,本店今天不歡迎閃光彈,動作快點,你們還趕的上學校的關門時間。”

 

幸村感激的笑笑,柳的體貼,總是在最適切的地方發揮。

 

“那就先走了。”向柳和櫃台邊的柳生點點頭,真田拉過幸村的手朝不遠的座車快步走去。

 

幸村淡笑著緊緊回握那厚實的手掌,輕問:

 

“怎麼會想起來……”

 

“……忘過。”

 

“啊?!”

 

“我說……我從沒忘過。”將和戀人髮色相似的花束塞至已坐進車內的幸村手上,真田突然伸手抬起對方下巴,俯身印上一個霸道的吻。

“嗚?”

 

放開後還以舌輕舐幸村的唇瓣,真田略為語氣不穩的說:

 

“只要是你的,我都不會忘記。”

 

聽見的當下,幸村筆直望進真田深邃的眼中,然後在那認真而炙熱的視線中害羞低頭。

 

“……精市?”

 

“你再不上車,就來不及囉!”

 

低頭一看,距離六點只剩四十分鐘了,如果要在球場上迎接日落的話……

 

“糟糕!!我太鬆懈了!”

 

看著真田趕緊關門繞至駕駛座,幸村將臉輕埋進帶有淡淡馨香的藍玫瑰中,笑的滿足:

 

 

 

——傻瓜,那種事,我早就知道了。

 

 

 

 

 

 

End.


评论

热度(7)

©悅之無端 | Powered by LOFTER